Priscilla_Lee

我爱学习

【带卡】义利之外(1)

*神父×孤儿

*ooc预警

*事件与真实历史无关

*初次创作,请多多包涵

*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
 

        1920年 10月


        带土第一次见到卡卡西,是在为麦卡洛小镇的孤儿院院长做追思弥撒的时候。

       读完悼词带土抬头看向参加葬礼的人,然后就看到了卡卡西。----站在人群中,偏偏这个仅有十岁的孩子吸引了带土的目光,孩子银白的头发在夕阳下镀上了一层暖红,秋日的晚风勾勒出白皙的皮肤,他低着头,黑色的西服贴在瘦小的身板上,胸前佩戴着白色的花朵,再往下,长袜包裹着小腿。

       和周围低声抽泣的其他孩子不同,他看起来很平静。

       带土眨了眨眼,回头示意工人可以把土填平。

       二十七岁已经不是冲动的年纪了,他居然想入非非起来。真是怪哉!

       可那确实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孩子。


       带土安慰自己,又忍不住向那儿看去。


       哦,他抬起了头。


       男孩静静的看着工人们把棺材一点点掩盖,尽管戴着口罩,眼神懒懒的,但他微微皱起眉头始终不曾松开。


        这个坚强的孩子勾起了带土一丝兴趣。仪式结束后,带土走向男孩。


      “你好,神父先生”男孩先开了口


      “你好,我的孩子,叫我带土就可以了。”神父的心里突然有些紧张


      “我叫旗木卡卡西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?”


      “当然了卡卡西。”男孩的直接和成熟让带土有点惊讶。


      “我想请问附近有可以借宿一晚的地方吗?你知道的,天色已经不早了。” 


       卡卡西眨了眨眼睛,回答道:


      “是的先生,沿着这条街的方向有一家旅馆。”


       “谢谢你,卡卡西。”带土摸了摸卡卡西的头,柔软的发尖让带土心里痒痒的。


       傍晚,带土躺在柔软的床上。想到明天就要回去,心里还有些不情愿。


       做条咸鱼多好,带土这样想。


       城里的空气太过压抑。


        第二天早晨,带土磨磨蹭蹭收拾好行李,终于走出旅馆。他走到车前,正准备打开后备箱,却突然感到有些异样。


       带土猛地回头


       他看见有人站在旅店的招牌下。




       清晨的阳光是柔和的,洒在那人浅色的发梢,暖黄覆在他的眼睫。


       上帝啊


       带土几乎屏住了呼吸。


       晨雾笼罩着这座美丽的小镇。


       “神父,请带我一起走吧。”


       卡卡西这样说道。










        带土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
        他看着坐在身后的卡卡西,自暴自弃地想着。


        是了,带土几乎毫不犹豫答应了卡卡西的请求。这样的举动不难理解,这个小镇地理位置偏远,交通不便,居民大多靠着自然风光带来的收入勉强生活,教育相对落后,卡卡西的想法可谓一目了然。况且潜意识里带土对卡卡西本就有一种莫名的执着,但这种执着是带土不愿承认的,他习惯了孑然一身的日子,当然这是他的本职。神父对众生的爱必须平等,对卡卡西的这份执着会打乱带土原有的计划。可他私心选择将卡卡西留在身边,哪怕是目光所及之处。


       中午带土稍作停顿,简单的午饭后又继续赶路。


       从小镇到城市如果开车不可能短时间到达,因此须换乘火车,汽车是带土在当地租借的,从车站到麦卡洛有几百里路。一路上卡卡西始终保持沉默,他的右手轻轻搭在行李上。


       登上火车已经下午了,带土让卡卡西坐在窗边,自己坐在外侧。卡卡西看着窗外的景色,纤长的睫毛随着双眼的眨动在口罩边缘留下时浓时淡的阴影。带土眨了眨眼,向卡卡西问道:


      “卡卡西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?”


       卡卡西转过头看着带土 :“我想成为一名钢琴老师,神父先生。”他顿了一下,问:“您会将我送去下一家孤儿院吗?”


       带土温柔的看着卡卡西:“孩子,神父是不会抛弃任何人的,我当然不例外。”


       说罢,带土弯下身,他揽住卡卡西的肩:


     “这是敬爱的上帝所期望听到的。”


     “我个人倒是很希望和你成为朋友。”


      神父直起身,饶有兴致的看着卡卡西


      “你是个很有趣的孩子。”


      “诶~”懒懒的的声音带着几分性感,挠得带土心里发痒


      “ 我一直以为神父都是一本正经的”


       卡卡西看着他:“您也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神父了。”


       说罢,卡卡西弯起眼角:


      “带土,我的朋友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"


  






       两天后,他们到达了目的地。

       秋冬的清晨,城市已经苏醒,街道上还留着雨水冲刷后的痕迹,天空依旧灰蒙蒙的。

       空气中隐隐有香甜的气味。

       带土站在家门口,敲响了门。他回头看着身后的卡卡西:

      “我的朋友,欢迎回家。”


       tb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