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rap

宇智波的女人绝不认输

【带卡】义利之外(5)

*神父×孤儿
*ooc预警
*事件与真实历史无关
*初次创作,请多多包涵
*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         1921年 2月
        卡卡西转入了当地一所寄宿学校,他的成绩依旧像平时的钢琴学习一样出色。

       帕利回国后带土变得更加忙碌,而卡卡西每周只有一天可以自由出校,两人在周末才可以见上面,这让他们都格外珍惜相处的时光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4月
        学校组织修学旅行,目的地米兰。
        带土一路上都在不停的嘱咐卡卡西,卡卡西听了一大长串,终于狠下心打断带土:“总而言之就是注意安全对吧,你放心,我都记着了。”
        听到卡卡西这么说,带土才安心一点:“这不是关心你吗,路上照顾好自己。还有,玩得开心点。”

     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临走前
        带土叫住卡卡西,他的眼神充满温柔:
      “等你放暑假了,一起去度假好吗?地方你来选,只有我们两个人。”

       卡卡西看向带土,他的口罩扬起弧度
      “好啊,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旅行。”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孩子们陆陆续续向车站的集合地点聚集。

       年轻的神父站在车旁,他逆着光,风轻轻拉起他黑色的法衣。
       一个卖花的妇人经过他身边,带土向她买了一枝花:
       “告诉先生,时机已经成熟了。”





         列车上
        卡卡西放好行李后径直来到一等车厢,刚在一扇门前站定,里面的人就为他拉开了门

       “少爷。”
       “进去再说吧,大和。”

 

        包厢里还有两人,坐在外侧,卡卡西坐在窗边,大和坐在卡卡西对面。
        卡卡西接过大和递来的文件:
       “事情办的怎么样了”
       “已经列出那晚宾客中可疑人员的名单”
       “食物方面的问题有头绪了吗”
       “已经查出药/品的来源,关系网正在调查”
       “好,找到凶手后就不必向我汇报详细过程了。无论用什么方法,让他亲口说出来。”
       “是”

        三年前一个夜晚,卡卡西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倒在宴会的现场,再没能睁开双眼。关于这位在业内备受尊敬的旗木先生的死,人们一开始都是充满遗憾的;但自从警方公布了所谓的“真相”后,社会舆论就开始向“企业家/吸/食/过/量/兴/奋/剂/致/死”一边倒去。曾经卡卡西也单纯的相信这种说法,并为此憎恨父亲的品格;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疑点不断涌现,卡卡西最终决定寻找真相,还父亲一个公道。不出所料很快他就遭到了不明人士的追杀,两年前卡卡西不慎被绑架与大和失去了联系,再醒来时卡卡西发现自己已身处异国,他被丢弃在一个偏僻小镇的孤儿院。两年后老院长去世,一位神父从外地赶来为她主持弥撒,卡卡西知道这是仅有的机会……




         景色在窗外飞逝。

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“事情结束后还想麻烦你们办件事”
       “少爷吩咐”
       “清除所有关于我的信息,对外宣布证实我已经死亡”

        大和猛地抬起头:“您这是……”
        卡卡西打住大和:“大和,照我说的做吧,我只想还父亲一个真相,其他事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是”

        卡卡西露出微笑:
       “谢谢。如果有机会再见面,别再叫我少爷了,叫我卡卡西吧。”

        何况,我已经找到了更重要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tbc.

     
        

【带卡】义利之外(4)

*神父×孤儿
*ooc预警
*事件与真实历史无关
*初次创作,请多多包涵
*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        从教堂回来已经是深夜,卡卡西换好衣服躺在床上,没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。
        不久房门被打开,带土轻轻走了进来。他站在床前,端详着卡卡西,而后伸手替他把口罩取了下来。
       带土坐在床边,他的手指划过卡卡西的脸颊,向唇边移去,他看着卡卡西,眼神晦暗不明,但最终还是替床上的人掖好被子,轻轻关上了门。
        年轻的神父还是做出了那个决定,他考虑的太久了。
        卡卡西睁开了双眼。

         第二天一早带土就出门办事了,卡卡西留在家。早饭后帕利拿出一本相册,神秘地递给卡卡西,说是很有趣的东西。卡卡西将信将疑地接过,发现是带土以前的照片。其中有一张是带土站在一个房间,房间墙壁挂有巨大的家徽,带土身旁的椅子坐着一个男人。男人有一头张扬的长发,表情严肃,虽未穿有华丽的服饰,但周身散发的气质也凸显出他身份不凡。卡卡西向帕利询问男人的身份,帕利告诉他椅子上的男人是带土的养父,叫宇智波斑。
        带土的父母早逝,被身为族长的斑收养,帕利自那时起就一直负责照顾带土的饮食起居,算起来已经二十多年了。
       “斑先生对少爷一直很严格,他想让少爷学着处理家族事物。”帕利一边泡茶一边对卡卡西说
       “但是在发现少爷对神职很感兴趣后,斑先生二话不说就给少爷办理转学,去了天主学校,还说要是学不好就别回来了。”
       说到这儿,帕利脸上露出微笑
      “斑先生虽然不明说,但心里对少爷是很关心的”
       卡卡西看着照片
       “那又为什么选择到这儿来呢,连我都清楚,这个国家现在并不太平。”
       帕利将茶端给卡卡西:“少爷为了梦想可以付出很多东西,来到这个城市他或许有自己的想法吧。”他接过相册,放在胸前。
        “对了。”帕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
        “少爷让我询问卡卡西你的意见,以后正餐就不要在房间吃了,来餐厅吧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带土直到傍晚才回来,正巧赶上晚餐时间,他坐在餐桌对面,看向卡卡西:“笨卡卡,你愿意和我回意/大/利/吗?”
       “突然这么问,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还有,我不笨。”卡卡西看起来倒不是很意外。
       “嗯,党/派之间的斗争已经愈演愈烈,在这里逗留不是长久之计,现在我的任期已经满了,所以想问问你。”说到这儿,带土皱起了漂亮的眉毛
      “但是因为教会的原因,帕利不能一起,我也只能以资助人的身份带你过去,这意味着我们以后不能住在一起了。”
       “那也总比留在危险的地方要好很多吧,况且不能住在一起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面。”卡卡西有点不自然的把视线移到餐巾上

       带土看见了卡卡西的小动作
     “诶~可是我怕你会想我呢。”他笑嘻嘻的看着卡卡西
       卡卡西也笑着看向带土“是啊,说不定会很想你呢。”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带土愣了一下,随即意识到不好
       “不能亲眼见证我亲爱的神父发际线后移还是很难过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对不起,我错了”

       1921年 1月
       两人乘坐飞机前往意/大/利。

       1921年 4月
       内战爆发。

       tbc.

【带卡】义利之外(3)

*神父×孤儿
*ooc预警
*事件与真实历史无关
*初次创作,请多多包涵
*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       卡卡西在新环境里已经生活了几周。带土平时都在教会,虽然是暂时外派到这座城市,但这并不影响带土成为本地最受欢迎的神父。家里有一个叫帕德里的管家,带土习惯叫他帕利。帕利的头发虽然已经花白,但身体依旧硬朗。
       每周卡卡西都会去卡森夫人家里学习钢琴,他的天赋很高,加上本身有基础,短时间内就成为了卡森夫人最喜欢的学生。

        而自从和卡卡西关系变得更亲密一点后带土就发现,这个孩子毒舌的技能是点满的,而且绝大多数时候这项技能是用在带土本人身上。

       今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早。这天卡卡西放学,发现天空已经下起了小雪,街道旁站岗的士兵已经换上了大衣。

       晚饭后带土和卡卡西坐在火炉旁看书。
     “这段时间我会有点忙,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,你有什么想吃的就直接和帕利说吧。”带土对卡卡西说。
       好。”卡卡西翻了页书。“快到圣诞节了,你要注意休息。"

      “毕竟大家都不想在这种日子里见到有一张死鱼脸的神父。”
       带土笑道:“那还真是谢谢你关心我呢。”带土不厌恶这种感觉的对话,有时还能一起皮上两句,这是很好的解压方法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“不客气,学会热心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       带土大笑起来,他摸了摸卡卡西的头:“是的是的,早点睡吧,我热心的卡卡西。”




        圣诞节
       卡卡西和带土一起去了教会。
       分发食物的时候,卡卡西帮忙打了下手。蒸腾的热气和持续的劳动把他卡卡西的脸染上了粉红,这让他感到很热,于是他脱下了口罩。

       带土被人群的骚动吸引力了注意。他走近发现,人们都在看着同一个方向窃窃私语,他于是往视线聚集的方向看去,发现一抹银白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也许是光线原因,卡卡西的皮肤比带土平时在家见到的还要白皙;他出了点薄汗,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,但这并不影响人们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。
       这是多么让上帝眷顾的孩子啊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但对于带土,一种莫名的恐慌侵袭了他的全身。 
       他很恐惧人们看见这样的卡卡西,更恐惧卡卡西就这样离开自己。十年,八年,甚至更早。孩子都是这样,一个不注意就会跑的远远的,他们会提着行李向你告别,然后越走越远,最后只剩你一人孤独的坐在摇椅上,一分一秒数着孩子回来的日子......

        不,不,卡卡西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不能离开我

        他不能离开我!

        在带土胡思乱想的时候,卡卡西过来了            “吉尔修女让我休息一下,说有需要会找我帮忙的。”卡卡西边戴口罩边对带土说。
      “你应该累了,要不我让帕德里接你回去罢。”带土的声音有点沙哑
      “帕利这个时候应该在准备晚饭,我在旁边坐一会就好。”
      “好吧,小心着凉。”带土朝卡卡西笑了笑 “休息好了就到处走走吧,我先去忙了。”
       说罢,带土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        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他。
         卡卡西让带土蹲下,然后把额头和带土的靠在一起。

         “你也没有发烧啊,怎么脸色好差。”卡卡西问。
        “只是有点累而已,没关系的。”
        听到带土这么说,卡卡西也没有再多问,只是揉了揉带土的头发。

        “不过你已经是个大叔了,这可能是秃头的征兆。”
         “ ............我今年才二十七。”

       卡卡西转过身,假装没有听见带土的抗议。
       他没有看到带土悄悄攥紧了拳头。

       一切都回到了最开始的感觉,但是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。    

         tbc.


       ps: 因为不是天主教徒,有不正确的地方还请大家私信告知(*´︶`*)啾咪♡

【带卡】义利之外(2)

*神父×孤儿
*ooc预警
*事件与真实历史无关
*初次创作,请多多包涵
*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       带土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       他看着坐在身后的卡卡西,自暴自弃地想着。
       是了,带土几乎毫不犹豫答应了卡卡西的请求。这样的举动不难理解,这个小镇地理位置偏远,交通不便,居民大多靠着自然风光带来的收入勉强生活,教育相对落后,卡卡西的想法可谓一目了然。况且潜意识里带土对卡卡西本就有一种莫名的执着,但这种执着是带土不愿承认的,他习惯了孑然一身的日子,当然这是他的本职。神父对众生的爱必须平等,对卡卡西的这份执着会打乱带土原有的计划。可他私心选择将卡卡西留在身边,哪怕是目光所及之处。

       中午带土稍作停顿,简单的午饭后又继续赶路。
       从小镇到城市如果开车不可能短时间到达,因此须换乘火车,汽车是带土在当地租借的,从车站到麦卡洛有几百里路。一路上卡卡西始终保持沉默,他的右手轻轻搭在行李上。

       登上火车已经下午了,带土让卡卡西坐在窗边,自己坐在外侧。卡卡西看着窗外的景色,纤长的睫毛随着双眼的眨动在口罩边缘留下时浓时淡的阴影。带土眨了眨眼,向卡卡西问道:

      “卡卡西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      卡卡西转过头看着带土 :“我想成为一名钢琴老师,神父先生。”他顿了一下,问:“您会将我送去下一家孤儿院吗?”

       带土温柔的看着卡卡西:“亲爱的孩子,神父是不会抛弃众生的,我当然不会抛弃你。”

       说罢,带土弯下身
       他揽住卡卡西的肩:

     “这是耶稣所希望听到的,现在我想告诉你我的心里话。”

       带土将双唇靠近卡卡西的耳朵:

     “宇智波带土其实很希望可以和卡卡西一起生活。”

       年轻的神父直起身,他认真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孩子,轻声问:“那么卡卡西,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吗?”

      “诶~”懒懒的的声音从带土耳边传来。

      “所以你的名字是宇智波带土? ”

       卡卡西也看着这位英俊的神父:“您是我所见过的最有趣的一位神父了。”

       说罢,他露出了一个带土从未见过的微笑:

      “我很愿意,宇智波先生。”

    


       四天后,他们到达了目的地。
       秋冬的清晨,城市已经苏醒,街道上还留着雨水冲刷后的痕迹,天空依旧灰蒙蒙的。
       空气中隐隐有香甜的气味。
       带土站在家门口,敲响了门。他回头看着身后的卡卡西:

      “我的孩子,欢迎回家。”

       tbc.

【带卡】义利之外(1)

*神父×孤儿
*ooc预警
*事件与真实历史无关
*初次创作,请多多包涵
*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
 

        1920年 10月
        带土第一次见到卡卡西,是在为麦卡洛小镇孤儿院院长做追思弥撒的现场。
        带土回头望着参加葬礼的人,然后就看到了卡卡西。----站在人群中,偏偏这个仅有十岁的孩子吸引了带土的目光,孩子银白的头发在夕阳下镀上了一层暖红,秋日的晚风勾勒出白皙的皮肤,他低着头,黑色的西服贴在瘦小的身板上,胸前佩戴着白色的花朵,再往下,长袜包裹着小腿。

       和周围低声抽泣的其他孩子不同,他看起来很平静。

       带土眨了眨眼,回头示意工人可以把土填平。

       二十七岁已经不是冲动的年纪了,他居然想入非非起来。真是怪哉!
       可那确实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孩子。
       带土安慰自己,又忍不住向那儿看去。

       哦,他抬起了头。

       男孩静静的看着工人们把棺材一点点掩盖,尽管戴着口罩,眼神懒懒的,但不难看出他在隐忍着什么。
        这个坚强的孩子勾起了带土一丝兴趣。弥撒结束后,带土走向男孩。

      “你好,神父先生”男孩先开了口

      “你好,我的孩子”带土心里突然有点紧张

      “我叫旗木卡卡西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?”

      “当然了卡卡西。”男孩的直接和成熟让带土有点惊讶。

      “我想请问附近有可以借宿一晚的地方吗?你知道的,天色已经不早了。” 

       卡卡西眨了眨眼睛,回答道:

      “是的先生,沿着这条街的方向有一家旅馆。”

       “谢谢你,卡卡西。”带土摸了摸卡卡西的头,柔软的发尖让带土心里痒痒的。

       傍晚,带土躺在柔软的床上。想到明天就要回去,带土还有些不情愿。

       现在城里的空气太过压抑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早晨,带土磨磨蹭蹭收拾好行李,终于走出旅馆。他走到车前,正准备打开后备箱,却突然感到有些异样。

       带土猛地回头

       他看见有人站在旅店的招牌下。





       清晨的阳光是柔和的,洒在那人浅色的发梢,暖黄覆在眼睫。

       上帝啊
       带土几乎屏住了呼吸。

       晨雾笼罩着这座美丽的小镇。

       卡卡西开了口:

       “神父,请带我一起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 tbc.